當前位置 :首頁-信息公開-工作動態
打造眾智共享氣象生態圈——深圳氣象科技創新展開新探索
來源:深圳市氣象局 更新時間:2018年10月15日

  像自然界中的生態系統一樣,深圳市氣象局希望集納科研院所、雙創資源和自身的核心業務能力形成一個眾智創新、共享共贏的新型氣象科技創新生態圈。

  這是著眼未來的事,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探索已經開始。

  一把氣象眾創金鑰匙

  工作日下午4點,深圳萬科星火Online創意產業園很是熱鬧。由于是廠房改造的辦公區域,樓不高,戶外空間很大,聚集了很多中小企業和創客。年輕人一邊喝咖啡一邊聊天,或是在空地上打羽毛球。

  “到了飯點,我們就在外面燒烤。”年輕的深圳赑玄閣科技有限公司老板湯洋一邊說著,一邊帶記者走進了天璇倉141A。這個不算寬敞的辦公loft里還養著一只貓。

 

正在向我們介紹“生毛豆”產品服務的湯洋。張格苗 攝

  與單純銷售空氣凈化器的商家不同,他們是空氣質量監測產品行業全套應用解決方案專業提供商。他們的“生毛豆”環境質量監測儀已經升級到了第二代。

  “第一代賣儀器,第二代出售服務。”湯洋和小伙伴通過獨有的組網技術,能把監測儀上數類傳感器收集的多種環境數據轉化為數據可視化畫面進行監控。

 

第二代“生毛豆”產品。

  目前,“生毛豆”城市微觀測系統已經分布到全市7所學校和10個生態公園。40所學校,是湯洋希望今年能夠完成的目標。

  深圳南山區中科先進院實驗學校是7所之一。校園里遍布的“生毛豆”環境監測點,不但可以收集大量與健康相關的數據,如甲醛、PM2.5等,還有能監測光線強度等大量與生活學習相關的要素,為孩子們的視力保駕護航。

  而用戶之所以能與提供服務的創客企業完美匹配,離不開深圳市氣象局的牽線搭橋。2015年底,“樂享氣象”正式啟動。深圳市氣象部門提供場地、平臺和指導,“孵化”氣象服務產品。做得好的創客,不但能夠獲得更多投資機會,還能進駐市氣象局專門搭建的平臺,便捷獲取眾創有關支持。

“樂享氣象”培訓分享沙龍。

  也正是在氣象局搭建的平臺上,“生毛豆”環境質量監測儀“改頭換面”,第二代產品與第一代產品大不相同,更加專業、耐用、靠譜,最終成為“樂享氣象”活動中風投投票最多的三個項目之一,獲得了氣象眾創金鑰匙。

  得到這把金鑰匙的,一共有12個團隊。

  成為更好的“孵化器”

  截至目前,氣象科技應用創新活動已經舉辦了三期,從“樂享氣象”“樂創氣象”到“樂科氣象”,已經培養和孵化了25個在氣象科技創新、氣象服務創新、氣象融合創新方面的優秀創新團隊和企業。

  這些成果涉及的領域也各有不同。

  招商國際安全團隊推出的港區強天氣服務系統,使深圳西部港區能夠實時獲取所在定點區域的陣風、降雨、雷電等定制的天氣信息,第一時間獲知市氣象局發布的預警信息,據此提前做好生產計劃和安全防范,已經成為全國港口氣象安全服務的創新示范。

  雅瑪科技團隊推出的城市安全地鐵服務保障系統,將陣風、強降水、雷電等專業預警信息,植入地鐵安全生產災害防御流程與生產調度環節。預警信息精準到全市地鐵各個站點、各條線路,時間分辨率為1分鐘,空間分辨率達1公里,成為全國地鐵氣象服務的標桿。

  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推出臺風降雨定量預報研究,運用大數據研究技術,取得了近海臺風大風預報、登陸臺風引發深圳地區降水預報的科研成果,提高了臺風風雨預報的準確率,在面向決策部門的氣象信息快報、行業內的天氣會商中被頻繁使用。

  “我們并非搭一個臺子就不管了。”深圳市氣象服務中心副主任劉東華說,對這些有潛力、有前景的創新企業或團隊,該局一直在提供專業化和個性化技術指導,并支持產品推廣和業務應用。

  然而,困惑也是存在的。

  “舉辦活動的時候,大家都很愿意來,但最后發現氣象太專業、太難,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劉東華說,“要讓眾創氣象活起來并不簡單。”

  于是,在今年深圳舉辦的第四屆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上,深圳氣象局推出了一個新平臺——智創氣象共享與應用平臺(以下簡稱“智創平臺”)。

  市氣象局對該平臺寄予厚望,希望它能:

  ——為國內外科研院所提供科研資源平臺,推動氣象科技成果轉化,為提升深圳氣象預警預報的精準度提供科技支撐;

  ——為社會創新企業和科技人員開發個性化產品提供平臺,滿足公眾的個性化氣象需求;

  ——為各行業與氣象有效融合及協同創新提供渠道,提升氣象服務增值效益,讓氣象服務產品更有針對性。

  市氣象局副局長蘭紅平說,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共享,是市氣象局一直以來的服務目標,希望培育出更多優秀研究團隊、開發企業和應用行業,并不斷有優秀氣象產品造福深圳民眾,為“智慧城市”添磚加瓦。

  一個人和一個集體的成長

  組織、優化這些活動的過程,也是深圳市氣象工作者成長的過程。

  氣象服務中心章勇鵬,人稱“大鵬”,從一開始便參與了氣象科技應用創新活動的籌備和組織。

  “我國市場氣象服務應用并不夠普及,涉及的公司和技術人員也不多。”大鵬在跟相關企業和團隊深入溝通時發現,“不能只是讓人家來,還得告訴他們氣象服務盈利價值和創新點。這是他們愿意參加活動的第一動機。”

  有了企業和團隊,還得去找風投公司。按以前的傳統,主辦方舉辦一場比賽只要評出優秀作品就行了,不會考慮對方能否繼續生存下去的問題,但市氣象局不想這樣。

  風投公司為什么要投你?要回答這個問題,對大鵬來說,提煉氣象數據應用的商業價值是關鍵。把那些點子掰開了、揉碎了說,風投公司聽了很感興趣。第一期“樂享氣象”的活動現場,就來了16家風投公司,希望投資包括“生毛豆”在內的12個項目。

  大鵬并非一開始就了解這個領域。

  他是山東人,畢業于浙江傳媒學院播音主持專業,畢業后在電視臺工作兩年,后又去韓國學習四年。2005年回到深圳,次年進入市氣象局工作。這一待,就不走了。

  這個年輕又有活力的城市深深地吸引著他。

  原本他在市氣象局負責宣傳工作,后來被領導安排組織氣象科技應用創新活動。雖然沒有底氣,但生活在深圳,時刻被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理念和行動感染著——每年市政府拿出2000億元資金支持這些創客企業研發創造。他有勇氣。

  一開始,行業外的人以為氣象局只是制作天氣預報的。好多企業不搭理他,還有人問大鵬來干嘛。再一溝通,人家才知道,原來氣象領域有這么多事可以做。

  在他成長的同時,局里的業務也在整合變革。

  大鵬所在的氣象服務中心原本設有影視中心,專門負責天氣類節目的制作,在去年深圳氣象局的業務改革中被“砍”掉了。

  所謂“術業有專攻”。現在市氣象局跟媒體合作,購買服務。當臺風“山竹”這樣的重大天氣災害發生時,電視臺會圍繞深圳氣象局的權威預報內容和決策重點,來制作動畫等各類節目,使氣象信息的傳播效率和影響力大大提高。

  此外,“空出來一些編制,我們可以針對未來業務發展招一些高層次人才。”市氣象局局長王延青說。今年5月,深圳市氣象局黨組出臺了加強人才精準培養工作的意見,鼓勵職工根據意愿選擇崗位,提升能力。“比如以前單純的探測崗職工,以后就要幫服務對象做數據集、質量控制才有前途。”

  核心業務科技拒絕“等靠要”

  借助社會力量,氣象科技各個領域都可能碰撞出創新的火花。但在一些事關核心業務發展的創新上,氣象工作者必須深入思考、深度參與。

  到目前為止,如何準確預報未來兩個小時的天氣,也就是臨近預報,是世界性難題。但臨近預報的水平高低,直接影響了一個地區的天氣預報水平。

  市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陳元昭2008年左右開始參與臨近預報研究。彼時,第26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以下簡稱“大運會”)2011年將在深圳舉辦,精細化場館氣象服務迫在眉睫。

  一開始,市氣象局引進了美國氣象局使用的雷達資料外推方法TITAN,這是全球具有代表性的客觀外推方法之一。到了2009年,陳元昭和同事嘗試利用交叉相關算法來對雷達資料進行外推,效果很好,隨后在大運會中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比賽期間,船帆板項目舉辦地七星灣海域出現雷暴天氣。氣象保障小組提前1小時20分鐘準確發出雷暴天氣警報,在海上比賽的運動員、工作人員全部安全撤回,直到雷暴遠離七星灣海域,海面風速大于2.5米/秒后,比賽才重新開始。

  這種方法也并非沒有問題。深圳所處的華南地區,常有一些變化很快、影響區域很小的強對流天氣,此類雷達回波和一些疊加的雷達回波是交叉相關算法的“軟肋”。

  怎么辦?陳元昭和團隊從2014年開始相繼嘗試了光流法和粒子濾波算法。遺憾的是,每一種方法在表現優勢的同時總會有缺陷。總體來說,在臨近預報要解決的雷達回波移動和生消問題上,后者的預判十分困難。

  2017年5月,世界排名第一的圍棋棋手柯潔負于人工智能阿爾法狗,一時轟動。陳元昭想,臨近預報的難題是不是可以通過人工智能的方法解決呢?當時,國際上已經有人在嘗試了。

深圳市氣象局與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簽署合作協議。

  機緣巧合,有一次市氣象局邀請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教授葉允明來講課,得知他的團隊正是做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陳元昭便和葉允明聊起了合作的事兒,彼此都很有興趣。

  很快,2017年9月26日,市氣象局就與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針對氣象監測預報精準化難題,借助該校在大數據應用、人工智能和深度機器學習方面的優勢,探索大數據智能預報的轉變。

深圳市臨近預報決策支持平臺。

  一開始,通過人工智能方法出來的預報和實況相差很大。后來,葉允明團隊想到對抗學習的方法。“就好比有兩個人,一個人負責用得到的預報資料模仿實況,而另一個人負責找出模仿結果和實況的區別。”葉允明說。

  用新方法做出的預報,準確率明顯提升。

  在時代的風口砥礪前行

  除了預報和服務,信息發布能否抓住時代的“風口”也至關重要。

  2009年,各類官網流行設置論壇版塊供大家聊天,市氣象局卻把論壇改成了互動欄目,隨后因及時親切的回復,被公眾評為“最可愛的官網”。到如今近10年4萬多條互動留言更成為智能服務的寶貴數據庫。

  2009年微博誕生,次年“深圳天氣”微博注冊,關注數量如今已超186萬;2011年 “深圳天氣”APP出爐,但如今在“山竹”影響時活躍用戶達到850萬;2013年1月1日,“深圳天氣”微信公眾號群發了第一條消息,如今已有超過80萬關注用戶……

深圳市氣象應用動態監測平臺。張格苗攝于9月18日 

  如今“風口”轉到了短視頻。

  今年8月,“深圳天氣”抖音賬號還只有8萬多關注量。9月,30年來影響深圳最強的臺風“山竹”來襲,抖音賬號關注量激增,一下子超過了40萬。

  統計數據顯示,“互聯網+氣象服務”已經成為深圳大城市氣象服務的主陣地,整體服務人群達1600萬,覆蓋80%以上,總服務人次已接近80億。

  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新媒體渠道組背后并非專業的媒體從業人員,而是值班的天氣預報員,但他們推出的新媒體產品卻絲毫不輸陣。

  渠道組負責人李海龍就是個“90后”預報員。在深圳市氣象局,每一個新上崗的預報員,都必須要先做服務——也就是通過這些新媒體渠道向公眾提供服務。

  “如果他服務做得好,就可以成為主打服務的預報員;如果他偏理論技術型,就可以主要跟著有經驗的預報員做項目。”李海龍是前者,他認為,“預報員做服務,既讓服務更專業,也讓預報員更接地氣。”

  別看他年紀小,在新媒體領域,他可是經驗相當豐富的“老人”。“首先文字不能太長,其次要有趣有料有用。”李海龍說,“爆款”就是這么做出來的。

深圳天氣”微博小編在“山竹”來襲時發的眾多微博之一。圖/微博截圖

  不過,相較于做“爆款”,李海龍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在深圳形成一種氣象文化。當一個城市發展到一定階段,會形成潛在的社會文化,他希望,氣象文化能成為深圳的社會文化之一。美國人喜歡在龍卷風來的時候去追風,這是一種冒險精神;香港有“李氏力場”,雖不科學,卻是臺風來時大家熱烈討論天氣形成的“民間有趣說法”。

  如果深圳的氣象文化能夠成“氣候”,關注氣象、討論氣象的人也會更多。

  還有一波新鮮的氣象勢力在崛起——深圳中學、深圳外國語學校等很多學校的氣象社團搞得“轟轟烈烈”。李海龍被拉進了社團的微信群,給他們當顧問。讓李海龍驚訝的是:“比起小禮品,社團成員們更喜歡的竟然是氣象個性化服務創意。”

  現在就“玩”服務創意的他們,長大后會給氣象領域帶來哪些新東西呢?真是令人期待。

(記者 張格苗 盧健)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app